我们的技术圈 ,关注商业科技,国内创新技术交流与转化的平台
×

  会员登录

现在注册

第三方登录
                         
悦智网 > 悦科技 >
聒噪的计算
2017-11-22 00:00
原创  Ieee Spectrum

聒噪的计算a.jpg

1988年,施乐帕克研究中心的计算机科学家(后来成为了CTO)马克•韦泽提出了无处不在的计算这个术语及其理念。无处不在的计算有时简称普存计算,指的是将计算资源无缝集成到人们日常活动中使用的大多数物品里。今天我们更多地称它为普及计算(pervasive computing)或普适计算(everyware)。尽管已经出现了智能电视、智能冰箱等新奇的电器,但我们还没有到达普适计算的阶段,不过现代计算的确已经有“无处不在”的感觉了。这种感觉主要来自小型设备,如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很快还会有可穿戴设备,如谷歌眼镜),我们通常把这些小型设备带在身边。由于蜂窝连接和Wi-Fi网络,我们已经几乎可以不间断地使用计算能力和在线数据,这给我们提供了几乎无处不在的计算——大概可以这样叫吧。这还不完全是普适计算爱好者们设想的环境智能(ambient intelligence),但已经朝这个方向迈出了一两步。

●但有一个问题。真正的普适计算有一项主要特征:它是一项宁静技术(calm technology)。意思是,在人们不需要的时候,它一直存在于后台,所以我们能以平静、参与的方式跟它互动。而今天的移动计算平台更像是紧张不安的技术(jittery technology),不断发出声音,提醒我们收到了新的消息、邮件、更新和新闻。也许正是因此产生了一种令人不解的流行病——幽灵振动(phantom vibration),就是在没有来电或通知时也仿佛感觉到手机在振动。甚至看电视都不再是简单的行为,因为越来越多的人使用移动技术进行二次筛选(second screening,查看社会媒体对他们所看的节目发表的评论),并看电视发微博(chatterboxing,跟收看同一节目的人进行在线讨论)。

如果说现在人们都已经理解:正如我们改变了技术,技术也改变了我们,那么就必须思索我们是如何被这种持续的连通性改变的。从积极的一面来看,有如此多指尖能搞定的信息有利于提高生产力并快速判定酒吧内的打赌结果;而不利的方面在于,这些数字忙乱行为(hectivity)会导致产生社交控(FOMO)——害怕会错过有趣或好玩的事,进而强迫性地频繁查看社交网站。我们喜欢认为自己能够一心多用(同时看或听不止一件事),但这更像是微软研究员琳达•斯通(Linda Stone)所谓的持续性局部注意力(continuous partial attention):我们表面看来专注于一些任务,但相当一部分注意力在等待一些更重要的事情弹出。难怪许多人被无手机恐惧症(nomophobia)困扰,即不带手机或手机没有信号就感到恐惧。我们的手机和平板电脑已经成为了大规模烦心武器(weapons of mass distraction)。

这样的后果是注意力广度的缩小,正像作家尼古拉斯•凯尔(Nicholas Carr)在他2008年发表的著名文章中指出的那样:“谷歌正在让我们变笨?”我们已经成为自我打断者,经常暂停工作去查看社交媒体或疯传的最新的病毒视频。我们很容易看起来像是富有成效的社会成员,但事实上,我们的注意力却集中于微不足道、转瞬即逝的琐事,这意味着我们只是在伪装生产(fauxductive)。我们是在上社交网络而非工作(social notworking)。真的,我们的大脑总是在忙碌,但并不总是忙于有意义的事。我们受困于忙碌的大脑(busy brain)——一种精神状态,表现为思绪翻腾、焦虑、注意力不集中和失眠。我们沉溺于狂欢思维(binge thinking),想太多问题或在短期内徒劳地过度思考。

由于普适计算的愿景是,技术停留在后台备用,除非被呼唤,从不主动多言,所以它现在依然是技术爱好者的一个梦想——乌托邦式的梦想。取而代之的是,我们拥有无处不在的连通性——总是在线,总是插话,总是咄咄逼人,没有片刻安宁。■

作者:Paul Mcfedries


0
分享
上一篇:混蛋技术
   相关成果报告
2018-09-10
2018-08-31
    友情链接申请链接    
科技纵览官网      阿里云      悦智官网      百度      360      腾讯      网易      凤凰网      新浪网      搜狐网      IEEE     
京ICP备15039501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341号

本站由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关于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订阅
RSS订阅
邮箱订阅
线下活动订阅

Copyright © 悦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