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技术圈 ,关注商业科技,国内创新技术交流与转化的平台
×

  会员登录

现在注册

第三方登录
                         
悦智网 > 悦科技 >
从网路到网奴
2018-08-27 13:31
原创  IeeeSpectrum

从网路到网奴a.jpg

作为依靠社会整体力量所创造出的奇迹,Linux和Wikipedia所体现出的道德优势曾被人们所称赞,而这样的情景至今依然历历在目,犹如昨日。当时,这种社会集体行为预示着一个乌托邦式时代的到来,即在几乎不需要任何成本的条件下就可以获得无与伦比的系统与信息,而Web 2.0也从过去仅仅是一种技术的集合变为自由与赋权的系统。

然而,通向乌托邦之路通常都不会一帆风顺,最终也只落得在商业领域徘徊的宿命,Web 2.0也不例外。一些大网站(如Facebook,Twitter以及YouTube)在将生产资料免费提供给他们的用户的同时也创造了大量的内容信息,而且几乎不用花一分钱。更好的是,这些内容对于定向广告来说就像是一座等待开采的大金矿。

与乌托邦式的梦想不同的是,生产所有这些文章、照片、视频以及在Twitter上发布微博的“工人们”还是能从利润中分一杯羹的。然而,在商业领域,用户永远都是处于业余地位,而他们所为之卖力的公司却能迅速获得数十亿的利润。更糟糕的是,真正的作者却对其创造的内容并没有所有权。而使用条款(就是用最小号的印刷体文字印刷的那一部分)规定,公司可以在任何其认为合适的情况下使用你的内容信息。但即使如此,你也不得不表示同意,否则你就无法获得一个帐号。

在卡尔看来,这根本就不是解放,反而带有一种剥削的意味。为此,他还专门创造了一个词来形容这种状况:数字佃耕(digital sharecropping)。与过去那种只耕地却没有土地所有权的农民类似,数字佃农生产的产品也是为Web 2.0企业创造利润,但同样没有所有权。唉!就算是那些最勤勤恳恳却被人利用的佃农还能从中获取一部分的回报;而如今的“数字奴隶”却只能免费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忙于整理自己的用户资料和时间表,疲于生计,但到头来所得到的也只不过是定向广告这种所谓的“补偿”。

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人会认为他们这种上载公告信息、照片和视频的行为属于“工作”。然而,许多的公司并不满足于这种随意的内容创建方式,因此他们现在正在直接寻求非本公司员工的帮助。其实在此之前,就已经出现了“众包”的现象,即从公司以外的人群中获得劳动力、产品或内容,特别是那些几乎不需要报酬的客户群或业余人士。“微工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公司可以通过众包的方式以较低的成本完成这种比较简单的小任务,而这在一些欠发达的国家尤为常见。

但就算是这些“微工作者”也是能够获得报酬的,即使报酬非常低。而最新的趋势是“不包”,即公司将本公司正式雇员的内部工作交给不要报酬的志愿者去做,特别是那些社交网络中的客户。如果此工作与产品支持有关,而且通常情况下都是这样,那么这又被称作“社会援助”。

为什么人们会愿意免费为企业工作呢?部分原因在于,回答大量的客户疑问或者解决大量的问题可以获得一定的威信和荣誉。企业哄骗大家参与的方式就是,提供有用的答案可以获得一定的积分,最后总的积分又与特定级别的成就相挂钩,而升级则可以获得更高的荣誉。(这些说法都是从游戏中借鉴而来的,而这种将游戏文化中的理念与想法转移到另一个更广泛领域的方式就叫作“游戏化”。)

路透社产品经理安东尼.德.罗莎(Anthony De Rosa)把这种现象形容为“数字封建主义”,悲叹我们“都被一些笨蛋所玩弄,最终是为了喂养这些禽兽,而我们所生产的内容都只不过是为他人创造价值”。那么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对于很多人来说,也许只要保护好自己的内容信息就可以了,比如经营自己的博客、网站,甚至是网络服务器。然而,这其实更是一个意识问题。就像作家蒂姆.卡莫迪(Tim Carmody)所说:“没有人有义务允许他人从自己或自己的数据中赚钱。不承认这一点实在是太愚蠢了。”不幸的是,他的这番言论是在Twitter上发表的,因此我想这些说法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

作者:Paul McFedries

0
分享
下一篇:抗脆弱系统
   相关成果报告
2018-09-10
2018-06-04
2018-06-01
    友情链接申请链接    
科技纵览官网      阿里云      悦智官网      百度      360      腾讯      网易      凤凰网      新浪网      搜狐网      IEEE     
京ICP备15039501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341号

本站由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关于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订阅
RSS订阅
邮箱订阅
线下活动订阅

Copyright © 悦智网